"那……那个大笋壳给人家了吗?"

- 编辑:admin -

"那……那个大笋壳给人家了吗?"

 
  文装作没听见似的,好像"英小姐"这个名字并不奇怪。
  齐叔意识到了,对文说:"噢,你回来得正好,人家英小姐从台湾来了。"
  文若无其事道:"是吗?她来干什么?又是拍照呀?"
  "不是,就是来玩。默默说是她邀请的。别说,这英小姐还真是挺热情的,她说顺便要来采采风。"
  "一会儿要请她吃饭是吧?"
  "是啊,快点儿,准备准备,你别对客人又是爱搭不理的,上次人家请客你就不去,你呀,随和点,多交个朋友多条路嘛。"
  "我没对谁爱搭不理呀。"
  "反正啊,热情点……哎,我让你带的东西,都带到了吗?"
  "都给了,她挺高兴,还谢谢您!"
  "那……那个大笋壳给人家了吗?"
  "那个呀……我路上就给扔了。"
  "什么?你……你……"
  "逗您的,给了,瞧您急得……"
  "臭小子!还逗我玩?那,她有什么反应?"
  "她笑了,还说小齐,就是您。"
  "我知道,她叫我小齐,接着说。"
  "她说她还记得,那时候你们三个人每天都吃在一起,她最爱吃'腌笃鲜',你就总是做,结果有一天吃太多的笋,都皮肤过敏了。"
  "她都还记得呀?都多久了,几十年了……"
  齐叔沉浸其中,脸上浮现出追忆似水流年的迷离表情。文在一边欣赏着,没有打扰老人享受这片刻的幸福,其实,他自己的内心,又是何其迷乱!
  默默和东东在楼下布置饭桌,劲跟在秀身边打下手,玲儿看见一桌子好吃的,风风火火地跑上楼来叫两人,嘴里嚷着:"哎呀,你们吃不吃饭呀?!"
  齐叔下楼一看,见英还没有过来,感到有些纳闷。
  默默猜道:"可能是太累了,想先休息一会儿吧?"
  秀说:"饭都做好了,怎么办?"
  玲儿叫起来:"咱们先吃呗!"
  默默胡噜了一下玲儿的头,说:"那怎么行?我去叫她吧。"
  齐叔说:"也好,不如打个电话过去。"
  默默便往楼上走去。
  这时,一直沉默的文突然冒出了一句:"我去吧。"
  大家吃了一惊,谁也没想到这是从文嘴里讲出的话。文看起来若无其事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冒出这句话来,他猜想刚才答应了英在楼下等她,英一定是下楼不见他才迟迟不来。
  文又重复了一遍:"我去吧,我去叫她,在客栈是吧?"
  齐叔很高兴,他马上认为这是文懂礼貌的一种表现,看来自己的长期教育终于开始奏效了,于是乐呵呵说:"哎,对,方文去叫,他上次对人家就不太礼貌,我刚才还说他了。不错啊小子,这样好,热情点,快去吧,住在203是吧?"
  "对。"默默说。
  文刚要走,想起手里还拿着从楼上带下来的盒子,于是递给了默默:"默默,你不是让我带礼物吗?喏,给你的,我也没怎么挑。"
  大家又一愣,仿佛文今天太通情达理反而不正常似的。